《外滩钟声》背后的故事,听李云良娓娓道来

文 |「广电独家」记者 兰之馨

把握有年代跨度的影视剧,真实也是最关键的。它包含人物、环境、情感、心理、服化道等全方位的真实。这种真实是可以超越时代的。

《外滩钟声》今天播完最后一集,圆满收官。「广电独家」采访了《外滩钟声》的制片人、编剧李云良,听他讲讲这部剧背后的故事。

原本《外滩钟声》是一个反映改革开放的电影剧本,叫《外滩后街》,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没拍成电影。李云良觉得这么一个好题材不拍可惜了,便将其扩展,改成电视剧剧本,最终得以上马制作。

李云良同样从事编剧工作的女儿李洋子也参与了这部剧的创作,父女合作,在剧本上打磨了两年多时间。

作为国家一级编剧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李云良创作了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。电视剧《儿女情长》《儿女情更长》《最后的棚户人家》,电影《青春》《海之恋》《海之魂》等均出自他之手。

制片人、编剧 李云良

在创作《儿女情长》时,李云良就已经开始兼做制片人,以尽可能实现创作最初的想法。

“编剧写好就交给别人,别人可能把这个东西弄的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,甚至弄坏。自己做制片人至少可以告诉导演和投资方我要什么东西,重点段落可以要求原汁原味拍出来,该拍成狮子的不会拍成老虎。”他说。

▍怀念80年代的纯粹和淳朴

李云良在部队待了30年,曾担任海军东海舰队政治部创作室主任。20世纪80年代,他把家搬到了上海虹口区。他了解当年的上海,也熟悉那时候普通百姓的生活。

据他介绍,虹口区早年是日租界,东面和产业工人聚集的杨浦区接壤,另一边过了苏州河便是商业繁华的黄浦区。所以,虹口区有一半工人一半商业,穷人也比较多。

虹口区多伦路一带是文化街,当年的左联便位于此,再往外有一片棚户区,是苏北人逃难到这里建的,解放以后这一大片都成了棚户房子。20多年前,李云良写电视剧《最后的棚户人家》时,曾采访过典型的虹镇老街这片棚户区,拍了千张照片。

电视剧《最后的棚户人家》

“有些弄堂只能走过一个人,房子挨着房子,你的前门可以到我后门拿东西,邻里之间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。”李云良说。

在李云良和很多他们那一代人看来,20世纪80年代是非常美好的时代,他们这些过来人都十分怀念那时候的纯粹和淳朴。

因为改革开放,80年代人的精神面貌起了很大变化,但思想上还保留着50年代留下来的大公无私和友爱,没有滑坡。所以在《外滩钟声》中,即便梧桐里弄堂中还生活着当年的文革小组长,邻里间的感情依然非常亲厚。

“弄堂里有一位船长老婆,她率先买了个日本冰箱,瞬间成为弄堂里的传奇,邻居们都会把食物放进去大家一起用。如果哪家买了黑白电视机,也是全弄堂的人一起来看。”李云良说。

▍“老炮儿”管虎绝不凑合

令人意外的是,《外滩钟声》的导演是“老炮儿”管虎。

导演 管虎

当年找导演时,朋友们给李云良推荐了三个适合这部戏的导演,分别是孔笙、毛卫宁和管虎。

当时孔笙正在拍摄《温州三家人》,拍完之后紧接着还要拍正午阳光的戏,腾不出多余时间。毛卫宁也要拍完手上的三部戏后才能拍《外滩钟声》。而这时的管虎刚拍完电影《老炮儿》,正好有个空档,并且下一部电影《八佰》的筹备地就在上海。更妙的是,管虎个人非常喜欢80年代的上海,很想呈现80年代的上海。

天时地利人和,三者齐备,管虎很爽快就接下了这部戏。他当时就对李云良说:“我很喜欢《外滩钟声》,很多人找我拍戏,出的价码比你这个高多了,我都没有拍。”

管虎加入后,《外滩钟声》的制作班底也变成了实打实的电影班底,从摄影、录音到剪辑,都是跟随管虎拍摄电影《老炮儿》的原班人马。

《外滩钟声》剧照

全剧40集,光拍摄就用了近半年时间,可以说是投入了相当大的时间成本,这与导演管虎的高要求密不可分。

半年来,剧组辗转多地取景,除了上海、深圳,还去了东北伊春的森林拍摄下乡戏,甚至专门跑到老抚顺拍摄下乡时乘坐的绿皮火车的火车头。

在用光上,管虎和拍电影一样,要求灯光师尊重现实生活。“现在很多剧演员脸上没有阴影,为了脸蛋好看不讲究光的来源,但实际生活中是有阴影的。”李云良笑说,“电影导演就是这个样子,不凑合,改不了的。”其他方面,管虎也用电影的标准来做要求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部剧将成为上海里弄的绝唱。

剧组选主场景时,找到了上海老北站地区的一排石库门房子,是上海仅剩的几处老式里弄房子。这排房子即将被拆除,只剩下最后五六家“钉子户”。在剧组沟通下,房子多保留了三个月时间,戏一拍完立马就被拆掉了。

找到的这排老房子和弄堂,完全符合《外滩钟声》中的场景要求。“老房子一共有三层,外加一个老虎窗,每层住两户,六户人家共用一个公共厨房,上海人叫作灶披间。灶披间一共有六个灶台,每家各有一个煤气灶,各有一盏电灯,很还原那个年代的景象。”李云良说。

剧组还搜集了很多旧家具,甚至租了个七八十年代的公共汽车,在弄堂口外面的马路上行驶。剧中还用到了三五牌座钟、红灯牌收音机、大白兔奶糖等很多当年上海的名牌产品。

▍后期做了整一年

因为有100分钟的特效镜头,《外滩钟声》后期耗时整整一年。

上世纪80年代,上海人居住面积还很小,年轻人谈恋爱都跑到外滩去,防波堤上排着一对一对的情侣,非常壮观经典。《外滩钟声》要再现这个场面,但昔日场景已经不再,经过考察,发现苏州河还比较接近当年景象,剧组便在苏州河拍摄实景,再通过后期合成80年代的黄浦江景象。

另外,这部剧也涉及上世纪80年代的深圳,由于城市发展翻天覆地,主创们只好找到当年深圳的影像,再通过特效合成到剧中。所有这些,都十分耗时耗力。

▍“管虎选演员很有一套”

“管虎选演员很有一套,当时我们还觉得演员知名度不够,没想到剧拍完还没播出,几位主要演员就都火了。”李云良说。

杜心生的扮演者俞灏明在演完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贝勒府奴才杜明礼一角后,不仅人气回升,演技也受到诸多肯定。三妹妹杜心美的饰演者,是《延禧攻略》女主角的饰演者吴谨言。此外,该剧还集结了谢园、张芝华、陈瑾、牛犇等优秀演员。

那个年代不是每家都烧开水,弄堂里有专门负责烧开水的人,一分钱一壶。剧中有一个关键角色,就是烧了50多年开水的老虎灶爷爷。管虎看到这个角色时,就说非牛犇莫属。为了请到牛犇出演,管虎动用了父亲管宗祥的关系。管宗祥跟牛犇是同一代的熟人,亲自来上海邀请牛犇出演。管宗祥本人也客串了剧中角色。

▍“是枝裕和的举重若轻值得我们学习”

《外滩钟声》描写普通弄堂里最底层老百姓的梦想,而不是高官、知识分子、资本家的梦想。如何从普通生活中找到观众喜欢看的戏剧情节,成为李云良在创作中的难点。“不能编造杀人、强奸这样爆款的情节,在那个年代,这种事情很少很少。”李云良说。

不光在生活当中找到这种真实的戏点很难,找到了还要有合适的表达方式。李云良认为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举重若轻的处理方式是值得学习的:“他的举重若轻比我们的举重若重还要好看。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定不是重拳打上去的,而是轻轻摸上去的。重拳会打昏,不会感动。”

李云良认为,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,中国一直有拍摄现实主义影视作品的传统,《马路天使》《十字街头》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《红高粱》《城南旧事》等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。然而,好莱坞电影进来以后,这种创作传统就逐渐开始丢失了,创作越来越脱离真实。

在他看来,把握有年代跨度的影视剧,真实也是最关键的。它包含人物、环境、情感、心理、服化道等全方位的真实。这种真实是可以超越时代的。

首页时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