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对于中国娱乐圈而言,是充满转折意义的一年。

无论是一系列官方政策的出台,对娱乐圈乱象的整饬;还是随着观众觉醒以及口碑时代到来,对造星模式的重塑:它都极大地调整了演艺圈的利益格局和明星队列。谁在掉队,谁又有可能迎头赶上?

随着公众对流量的反感情绪愈演愈烈,2017年,许多原本低调的大叔受到了公众热捧。(影视剧照/图)倒掉的流量

2018年,原本通行无阻的流量,遇到了梗阻。

2014年“归国四子”开启了国内的流量时代。鹿晗在2014年创了一个吉尼斯纪录——他的一条微博评论量达到了1314万。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据,它引爆了网络,反向促使大众开始发问:“谁是鹿晗?”而这个数据还被鹿晗粉丝反复刷新,现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已经突破了1亿条,再次拿到吉尼斯纪录。

在短短几年间里,鹿粉们制造了好几起类似的引爆舆论的事件,也就是所谓的“鹿晗效应”。鹿晗所有的行为粉丝都会去模仿,鹿晗效应变成了一种迷信、一种现象,关于“鹿晗”的一切都会被大家疯狂点击转发,他不仅在很多票选中都遥遥领先,粉丝们也会为他的任何影视剧买单。可以说,流量明星的奥秘就是“鹿晗效应”,鹿晗可以替代成任何一个流量明星的名字。

对于粉丝们捧出来的流量明星,公众一开始的普遍反应是好奇、观望、了解。他们先是好奇地问明星是何方神圣,然后试着去了解他的作品,是不是真如粉丝们说的那么好。公众对流量明星的新鲜感和适应期,也正是流量明星的鼎盛期,这意味着他们赢得了全民的关注度。那个时候,“流量+IP”几乎就等于市场大卖,等于稳赚不赔。只要是流量参演的剧集——即便烂得彻底,也很好卖,反之,可能就卖不动。非流量参演的剧集,拍得再好,在视频网站上的点击率也很惨淡,若有流量明星加持,点击率轻松几十亿上百亿。

只是观众对于流量明星的好奇和新鲜感是有保质期的,观众不是傻子,不会一个劲儿地上当受骗。随着对流量明星了解的深入,公众对流量明星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。从2017年开始,流量渐渐不再是吸引点,反倒是败坏路人好感的

随着公众对流量的反感情绪愈演愈烈,2017年,许多原本低调的大叔受到了公众热捧。这一方面是公众的逆反心理,天下苦流量久矣,便以演技派大叔与流量做对比;另一方面是,大叔的演技不错,并且大叔剧往往也是好剧。

受公众认可的大叔派演员主要有:《人民的名义》《战狼2》中的吴刚;2017年多部剧霸屏的张嘉译;《白鹿原》《情满四合院》中的何冰;《大军师司马懿》中的吴秀波;《白夜追凶》中的潘粤明;《无证之罪》中的秦昊;《我的前半生》《超时空同居》中的雷佳音;《白鹿原》《大军师司马懿》《心术》中的翟天临;《九州·海上牧云记》中的周一围……

尤其是2017年一档《演员的诞生》,更是让周一围和翟天临彻底翻红。翟天临是在这档节目中脱颖而出的第一位演员。当他在《团圆》中将一个倔老头诠释得入木三分,导师宋丹丹盛赞道:“你用真心演’我’,我就用心看你!”一夜之间,“戏疯子博士”的赞美不绝于耳。周一围更不负众望,凭借《孝庄秘史》和《赵氏孤儿》两个节目中的出色表演,先后击败了舒畅、蓝盈莹、翟天临,成为冠军。章子怡作为周一围的战队导师,对周一围赞不绝口,“连章子怡都花痴的实力演员”的通稿满天飞。

然而,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。2018年9月,90后女演员陈昱霖在她朋友圈长文爆料与吴秀波7年的婚外情,控诉自己痴恋照顾吴秀波7年,最近却惨遭吴秀波抛弃。文中陈昱霖控诉自己跟着吴秀波满世界的跑,为吴秀波洗衣做饭,即使到异国拍戏,也学做中国菜给吴秀波。即便在吴秀波方强大公关的作用下,新闻始终上不了热搜,但吴秀波人设的崩塌,是板上钉钉了。

接着是10月,翟天临因为在日本对粉丝“黑脸”而遭受争议。随后,他怒吼场记的视频、回怼网友的微博评论截图纷纷被当作黑料曝光出来,曾经的偏激言论也被拿出来鞭尸。除了“靳言靳语”外,又多了个“翟男语录”。

很快就轮到周一围。其参演的《创业时代》是大烂剧,本就消耗了观众不少好感,但在11月的一次访谈节目中,鲁豫问周一围,是否会因同是演员的关系,与妻子朱丹轮流去拍戏、照顾孩子。然而周一围却答非所问:“好像她的拍戏就是拍戏一样,她的拍戏,不是我标准意义上的拍戏。”其油腻的大笑、不屑的表情、对妻子的彻底否定,都令人不适。同月爆出的与女助理共用一根吸管,有说有笑的视频,也被有些网友指责“越界”。

一批中年大叔站起来了,但一个反转,他们就又倒下去了。成熟和油腻,只有一线之隔,其边界不仅在于演员的人品,更在于演员的作品。

流星般的新人

2018年上半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先后成为爆款,下半年伊始,《明日之子第二季》也以更浩大的声势归来……这几档网络选秀综艺的走红不仅改变着偶像的生产模式,也松动了传统的偶像版图。如果定时追踪反映明星社交网路热度的微博超级话题时,就不难发现,娱乐圈的流量明星格局“变天”了,排名前10的,从《偶像练习生》出道的练习生们占据了半壁江山,而传统小鲜肉的人气则在下滑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新晋的年轻偶像大有取代传统小鲜肉的趋势。与传统小鲜肉一样,他们手握巨大的流量,比如蔡徐坤发布的一条微博动辄上百万的转发量,代言的商品一售而空。只是这群年轻偶像却无法很难像四大流量那样,将流量转化为高端资源和全民知名度,并开辟出属于他们的崭新时代了。

在蔡徐坤、陈立农、孟美岐、杨超越之前,胡一天是第一个逆袭“四大流量”的新晋偶像。2017年胡一天凭借网剧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迅速在微博上蹿红。有媒体统计,在一个月内,与胡一天相关的微博话题共20个,累计上榜1675次。就像当年路人面对鹿晗破纪录的微博评论量,惊问“谁是鹿晗”一样,这一招在胡一天身上也奏效了。

可2018年6月,胡一天爆出约炮丑闻,事件很快沉寂,有娱评人不解地问:“胡一天这事儿没什么大水花,到底是因为他们做了公关了,还是因为所谓新流量本身就影响力有限,还是这两个原因都有?”底下的热门评论写道:“他根本就不红吧,都懒得关注”。与胡一天类似的,还有2018年陷入隐婚、家暴丑闻中的黄景瑜,卷入家暴丑闻中的许凯,在互联网上都没有太大的水花。公关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,路人都懒得关注——因为太糊了!

偶像的全民知名度和市场能量正在急剧衰退。粉丝力量依旧存在,并且愈发专业成熟(从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的应援可见一斑),只是粉丝们推出的新晋偶像,或许再难以像鹿晗、杨洋那样,没有什么作品就成为具有国民知名度的“巨星”了,轻轻松松地拿到一线资源和高价片酬了。他们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依旧很火,但将更近乎粉丝小圈子堆砌数据的自娱自乐,因为观众已经不再傻了,他们不再只为流量买单了。

人设留不住人心,作品才能

倒掉的流量、反转的大叔,流星般的新人,有一个共同症结,即人设太盛,真正留得下来的作品太少。

演艺圈有无数专业的经纪团队、宣传团队,他们的工作就是结合明星的外貌、性格、才艺,甚至家庭背景、成长经历等方面,为明星进行完美的包装,这个包装的结果就是人设。

老干部一火,许多三十几岁、四十几岁的中年男明星,发通稿时都自称自己是老干部,老干部就是严谨、认真、正直、内敛,作风老派有品味,低调安静没绯闻;一出现在粉丝面前,他们就特别热衷于教导大家要五讲四美三热爱。禁欲系一火,那些演戏时总是一张面目表情死鱼脸的男明星,又全网发通稿,把自己形容成禁欲系,禁欲系就是所谓的“话少面瘫表情屌,眉目犀利刻骨刀”……

此时,粉丝着迷的并不是明星本人,而是以明星的外形条件为基础、由演艺公司打造出来的人设。但人设的风险是,一来它随时可能崩塌。比如卖清纯学长人设的小鲜肉,结果是个“炮王”;每天在粉丝面前扮演老干部的明星,脾气暴躁;某肌肉派男明星,其名媛黑历史不能太华丽了,隐婚还家暴……这就像《红楼梦》里的风月宝鉴,装出的是和善、优雅、纯真的一面,却不小心露出了骷髅状的另一面。公众看到真面目后,只会更厌恶。

另一方面,演艺人员,说到底得靠本质说话,演员就得有演技,歌手就得唱功好,只要不触犯法律、违背道德,演艺人员可不必争当道德楷模;假设实力不济,人设再好,终究不能长久。这是2018年的明星启示录:踏踏实实练好内功吧。

转载自:南周知道

首页时政